首页 >> 历史学
白寿彝先生的民族史研究之理论贡献及其当代意义
2020年02月07日 09:30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王东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白寿彝先生在自己长期历史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与发展、各民族共同创造中国历史等民族史研究的重要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系统的阐述,形成了独到的民族史研究的理论。白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撰述和回族史撰述,鲜明地反映出这一理论特色和学术魅力。继承白先生的学术思想对于新时代中国民族史研究的创新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白寿彝 民族史研究 理论贡献 启示意义

  作者简介:王东平,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白寿彝先生是20世纪中国民族史研究领域杰出的学者,他在七十多年的学术研究中,筚路蓝缕,辛勤耕耘,对中国民族史研究作出了突出的贡献。白先生“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民族理论具有深刻的和创造性的理解”,他对民族史研究中一些重要问题作了深入的思考和系统的阐述,他的民族史理论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学术界。

  今年是白先生诞辰110周年。重读白先生关于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及各民族共同创造中国历史的重要论述,继承和发扬先生的学术思想,对于我们深化民族史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关于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理论阐发

  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它决定了无论是现实的民族工作,还是民族史的研究,必须立足于这个基本国情。白先生在民族史的研究中紧紧抓住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这个重大问题,作了系统、深入的阐发。

  白先生根据自己多年来研究中国历史的认识,从统一规模的发展、统一意识传统及“一”和“多”的辩证关系三个方面,阐述了他对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与发展的深刻见解。

  首先是关于统一规模的论述。这一论述涉及中国历史上的统一与分裂的认识,也涉及历史上出现的少数民族政权的历史定位问题。中国历史上有大一统王朝统一的时期,也出现过对立王朝的分裂局面,还出现过不同民族政权的割据与对峙。如何认识中国历史上的统一与分裂的关系,从中揭示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与发展的规律,白先生作了深入思考。他把中国历史上统一的规模分成四种不同的形式,即单一民族内部的统一(包括汉族地区的统一,也包括民族地区的统一)、区域性多民族的统一、全国性多民族统一、社会主义全国性多民族的统一,并对不同形式的统一出现的历史形势、特点、发展趋向作了深刻的分析。他以南北朝为例,指出:“我们习惯上认为,南北朝是个分裂时期。从整个历史形势讲,南北朝是南方同北方分裂了。但就南方讲,或就北方讲,都不是一个民族的组合。北朝是由原来的汉族同北方的一些南下的民族的统一,南朝也是汉族同南方各族联合起来的政权。这是地方性的多民族的统一。”白先生考察历史上分裂割据时代时,非常重视民族格局的变化、民族融合的加强和统一因素的积累。白先生说:“多民族的统一的提法是一个历史的概念,经过长期发展的过程。过去历史上的分裂往往是为进一步的统一做准备。”白先生从历史上分裂对峙中看到了民族关系的变化和统一趋势的发展,通过这样的分析,原本被视作“分裂”的情况,在白先生论述中则成为中国历史上统一进程中的一种的形式。总之,“从历史的发展上看,这四种民族统一的形式,是按照程序前进,一步高于一步。”白先生站在历史的高度概括指出,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从历史的某一片段来看,确切不止一次地有分裂状态的存在,但从历史发展的全貌来看,全国性的多民族统一才是主流。”显然,这是民族史研究上的一个重要结论。

  其次是关于统一意识传统的论述。白先生指出,从中国历史发展的总过程看,各民族是越来越统一,即便是在分裂时期,有些割据政权也是倾向统一的。那么,“是什么力量把这么多民族统一起来,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白先生把这个问题提给学术界,也提给他自己。白先生认为,这一力量源自中国统一意识的传统。他论述了中国统一意识的起源、形成与发展,指出秦汉以后,“历代皇朝都拿统一的规模作为当时政治成就的最高目标”。统一意识的传统,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在中国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白先生对分裂对峙时代统一意识发展尤为关注,他说:“有时候,历史上的某一阶段某一时期在政治上是分裂的,在经济上是分散的,但是这种分裂和分散并不妨碍统一意识的存在,而且有时这种统一的意识反映很强烈。”“在分裂的年代里,割据势力往往把自己说成是皇朝的正统,把统一作为奋斗的方向。”例如南北朝时期,南朝和北朝“都自居为中国,要灭掉对方,统一全国”,而辽、宋、金对峙时期,“这三个朝廷也都自命为中国的主人,都设想由自己统治全中国。”统一成了多民族政权对峙时期各政权共同的追求。中国历史上“无论是统一时期还是割据时期,统一意识总是占支配的地位。”因此,各个历史时期多民族统一形式虽然不尽相同,并且在统一过程中还有分裂,但是统一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

  第三是关于“一”和“多”辩证关系的论述。“一”是指“统一”,“多”指“多民族”。白先生首先强调统一是多民族发展的方向,强调它的重要性和引领作用。白先生指出:“‘多’和‘一’的关系,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好像土豆同口袋的关系,认为统一的多民族就是把土豆放到土豆口袋里就行了”,“一”是在“多”的中间,它的重要性在于“它是轴线,是方向。”其次,他强调统一和多民族之间的依存和互利关系。白先生说,“‘一’和‘多’,是辩证的统一。‘一’存在于‘多’中。‘多’好了,‘一’就会更好。反过来说,‘多’要团结为‘一’,‘多’才可以使‘一’更有力量。”白先生认为,既要肯定国家统一的重要性,多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又要承认统一进程中各民族具有的不同的特点,肯定各民族多元文化丰富中华文明的意义,这样的认识“对了解历史更符合情况,对发展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更有利。”

  白先生站在历史的高度,审视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历程。他解答了人们在统一与分裂问题认识上存在的疑惑,阐明了统一的趋势和推动统一进程的力量,论证了统一和多民族之间的辩证关系。他深刻而全面地论述了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规律,对人们正确认识中国历史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王东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