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论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人口流动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2020年02月07日 09:21 来源:《西北民族大学学报》2019年第6期 作者:赵罗英 字号
关键词:人口流动;汉族;少数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关系

内容摘要:

关键词:人口流动;汉族;少数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关系

作者简介: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经历了几次规模较大的跨区域人口流动,主要包括改革开放前30年,在屯垦戎边、三线建设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背景下的人口流动;改革开放40年来,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背景,在西部大开发及城镇化进程中产生的人口流动。这几次大规模人口流动都极大地促进了我国各民族在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交往交流交融。改革开放前后,人口流动对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发挥作用的宏观社会基础和交往特征是不断变迁的。

  【关键词】人口流动;汉族;少数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关系

  【作者简介】赵罗英,女,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社会资本研究。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超大城市生人社会的熟人社区建设研究”(项目编号:16BSH119)。

  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推动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不但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新时期做好民族工作的新部署,也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民族工作取得成就的提炼和总结。在我国各民族互动交往的历史过程中,尤其是通过70年来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建设,我国已基本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型民族关系不断得以巩固。

  人口流动是影响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我国经历了几次规模较大的跨区域民族人口流动,对民族关系产生了深远影响。人口跨区域跨民族流动不但初步改变了我国传统的“大杂居、小聚居”民族居住空间格局,使“大杂居”状态更加凸显,“小聚居”现象逐步萎缩,重塑了民族人口分布状况,而且还极大地促进了各民族成员间在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交往交流交融,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30年人口流动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期,中原许多汉族农民自发迁移到内蒙古、新疆、黑龙江等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谋生,推动了各民族成员间的经济社会文化交往。由于自发流动的民族人口统计数据及相关资料很少,本文将重点论述在国家政策号召下的移民。

  当时在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影响下,受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革命理想的动员和改善自身及各民族生活的号召,内地向边疆民族地区的人口迁移规模不断扩大。这期间的人口迁移主要包括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屯垦戎边、三线建设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时的人口流动。

  (一)国家政策号召下的移民

  1.屯垦戎边。屯垦戍边是中国几千年开发和保卫边疆的历史遗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政府基于边疆稳定与发展的需要,继承历史经验,自1954年起在特定边疆省区,包括新疆、宁夏、内蒙古、西藏、青海、甘肃、黑龙江、云南等地相继建立了农垦建设师(或生产建设兵团),这些单位成员大部分是由来自东、中部地区的支边青年、下放干部或复转军人构成。如青海1958年底成立省农垦厅,1960年共有10余万外地支边青年到青海。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之时就接收了5万名知识青年。云南省1970年成立生产建设兵团,职工达18.7万人,总人口达29.6万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最早、规模最大,也是现存唯一的兵团,吸纳迁移人口最为典型。1954-1961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先后接收了山东、河南、河北、江苏、上海、安徽等地的支边人员和知识青年,到1961年底,兵团职工总数达50.3万人,总人口达86.6万人。1961-1966年又接收内地发达地区知识青年12.7万人,1964-1965年接收内地新的转业军人3.4万人,另外还包括部分移民的配偶、子女和父辈的随迁、自流迁移人口等。

  2.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历时近30年的知青上山下乡是一个影响广泛、深远的运动,也是一次中国人口从城市向农村、从发达地区到边疆地区的大迁移。针对当时城市就业岗位不足、农业生产合作社缺乏人才的现实情况,毛泽东主席在1955年指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在此号召下,一些知识青年自愿回乡发展,当时主要以农村户籍的学生和部分外省青年垦荒队为主,人数规模较小。1964年随着党中央、国务院发布指导知识青年下乡的纲领性文件《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草案)》,各地知青上山下乡工作开始规范化,知青上山下乡的规模也开始增多,据不完全统计,1964-1966年3年间全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共计516624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随着招生、考试制度的废除和社会经济的衰退,1966年、1967年、1968年三届初、高中毕业生滞留学校学生总数达1000多万人,亟待安排就业。1968年4月,中央转发黑龙江省革委会关于大专院校毕业生分配工作报告的批示,要求各部门、各地方、各大中小学面向农村、边疆、工矿、基层(即“四个面向”)来安排毕业生。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在《人民日报》一篇文章编者按中又做了最新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至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进入高潮阶段,至1980年运动结束时下乡知识青年已达1 700多万人。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中有相当一部分响应国家号召,到了边疆地区。据统计,1962-1979年迁移到边疆省区的知青总人数达851.03万。其中,1962-1972年的10年间全国城镇知识青年跨省区下乡人数为134.75万人,民族地区安置跨省知青占28.25%。此外,还有大量民族地区本省(区)的城镇知青进入基层下乡。

  3.三线建设。20世纪60年代初,为了应对复杂的国际政治局势,改变全国工业布局东西部不平衡的问题,中共中央1964年提出“三线建设”战略。三线建设主要涉及云南、贵州、四川、青海、甘肃、宁夏等省份或自治区以及湘西、鄂西等地。在当时“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政策号召下,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青年、解放军官兵和上千万民工参与其中,数百万人口从东部迁移到西部,形成“三线建设移民”。根据国家计委、国家经委1971年3月8日发出的《关于内迁工作中的几个问题的报告》统计,1964年到1970年底“三五”计划结束,全国约有380个项目、145000名职工、38000多台设备从沿海迁往内地,同时还有大约140个项目没有按照原计划完成。如果加上未统计在内的国防工业科研单位和地方自行规划、计划外的迁移项目,及随同迁移的职工家属、迁移民工,三线建设的迁移项目和人数,应远远超过了上述数字149-150。据有关统计,1965年至1980年,三线地区职工人数由325.65万增加到1129.5万,增长2.46倍,其中工程技术人员由14.21万增加到33.95万,增长1.38倍。

  (二)改革开放前的人口流动对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作用

  尽管改革开放前的大规模移民政策存在一些具体问题,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花了60多亿,买了“四不满意”,而且只是暂时性的人口迁移,但是从客观结果来看,这些移民无疑对开发和保卫边疆、发展边疆、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发挥了不容小觑的作用。

  经济发展方面,移民积极支援地方建设,促进了边疆地区经济的发展。如移民修建完成水利、修路、建桥、荒地开垦、开发农业基地等工程,补缺了当地劳动力。移民还利用其文化水平较高的优势,传播农业先进生产技术,在科学种田、推广良种、农业生产机械化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三线建设移民则通过 “三老带三新”即老基地带新基地、老厂矿带新厂矿、老工人带新工人的办法,实现了民族地区先进技术的扩散,带动了当地工业的发展。为支持边疆工业发展,兵团曾无偿移交一批工交建商企业给地方,奠定了边疆现代工业的基础,三线建设项目的实施则直接带动了民族地区工业格局的调整,初步改变了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布局。据统计,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工业、重工业总产值的比例,从1952年的约7∶3变为1978年的约6∶4。

  社会交往方面,移民与当地少数民族在同一生产单位劳动、居住、生活,交往频率大大增加,在长期的相处过程中,他们有的结亲、有的成为朋友,相互帮助的例子数不胜数,移民与当地少数民族农牧民通婚比例也明显增加,各少数民族与汉族通婚较为普遍。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很多知识青年以和当地农牧民结婚来表明自己的革命性、扎根农村的决心,更是增加了通婚的比例。西藏是汉族人口迁入较少的地区,但是有研究表明汉藏通婚率较多地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此外,有些知识青年在边疆地区当教师、“赤脚医生”、兽医、会计、技术人员等,极大地促进了民族地区的社会发展,增进了各族人民之间的感情。

  文化交往方面,人作为文化的载体,人口流动不但是空间位置、地理的迁移,更是一种观念、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流动,其本质在于社会文化的流动。移民在和当地农牧民长期的共同生活和劳作中,逐渐建立起了民族间、地区间文化的相互认同并进而促成了双方文化的变迁与相互融合。一方面,汉族移民往返于边疆地区与内地之间,他们将内地文化引进、传播到边疆地区,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当地的文化习俗、传统观念和生活习性;另一方面移民也“入乡随俗”,将民族地区文化中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文化因子吸收进来,积极学习边疆少数民族文化。如在内蒙古锡林郭勒东乌珠穆沁呼尔其嘎查插队的北京知青,他们与牧民们朝夕相处,双方相互增进语言、饮食、生活习惯等交流,在思想观念上,知青和牧民们也相互影响,知青对牧区男女严格的性别角色分工观念产生了影响,而知青也逐渐接受了当地早婚等观念。经过数年的生产、生活交往,这些来自北京的知青对当地有很强的身份认同,都认为自己是“半个蒙古人”。可以说,知识青年在融入民族地区的过程中,增进了牧民们对其他民族文化的了解,形成了双向的文化融合。

作者简介

姓名:赵罗英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