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资料汇编
弗仑提努斯《论水道》及其史料价值
2020年02月07日 09:15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张尧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弗仑提努斯的《论水道》是一部关于罗马水务的专著。它保存了罗马城9条水道的珍贵资料,信息完备、数据准确,是研究罗马水道的一手史料。它介绍了罗马城中水的分配与使用情况,较为详细地记载了水道的管理与维护制度,收录了大量有关水务的法律法规,是研究公元1世纪罗马城市生活、市政管理和社会关系的重要参考文献。

  关键词:弗仑提努斯;罗马水道;史料价值 

    作者简介:张尧娉,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塞克图斯·尤里乌斯·弗仑提努斯(Sextus Julius Frontinus)的《论水道》(De Aquis Urbis Romae)是一部关于罗马水务的专著。此著自1429年被发现起,就一直受到西方学者的关注。15—19世纪,学者们多次对这部作品进行校勘与注释。20世纪初,考古学家们根据弗仑提努斯提供的资料对罗马水道进行考古发掘,成果颇丰。20世纪60年代,德国学者号召从工程技术学、水利学的角度研究罗马水道。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学者使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检验弗仑提努斯所提供数据的准确性。最近几十年,学者们基于《论水道》的内容,利用考古学、地志学、碑铭学的相关成果,更广泛地研究古罗马城的供水问题。尽管各个阶段学者们的关注重点不同,但他们都能够从《论水道》中汲取养分。遗憾的是,未有学者具体阐述这部著作的史料价值。国内少数学者使用过《论水道》中的史料,但未对它进行深入研究。本文在翻译原典的基础上,借鉴国外学者的研究成果,对《论水道》的史料价值进行初步探讨,以期引起国内学者对此书的重视。  

  一、作者与版本  

  弗仑提努斯(公元35年左右—公元103年或104年)是公元1世纪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关于他生平的资料不多。我们只能根据一些零散的史料简单勾勒出他的人生轨迹。弗仑提努斯出身高贵,曾在亚历山大里亚接受教育。他分别于公元73年或74年、公元98年和公元100年担任执政官。第一次担任执政官任期结束后,他被派往不列颠做行省总督。在任期间,他镇压了威尔士地区西卢尔人的起义,修建了尤里乌斯大道(Via Julia)。公元78年,弗仑提努斯卸任回到罗马。公元78—97年,他先后创作《战争的艺术》(Art of War)和《谋略》(Strategemata)。他曾担任占卜官,上任具体时间不详,应在84—96年之间。公元97年,弗仑提努斯被任命为罗马的水利总监,他担任此职直至去世。任职期间,他撰写了《论水道》。

  《论水道》现存最早的版本是藏于意大利卡西诺山国家博物馆书库的卡西诺抄本(Codex Casinensis361,简称C本)。1130年前后,著名修道士彼得鲁斯·迪亚科努斯(Petrus Diaconus)誊抄了它,但这一抄本存放在书库中长达三个世纪不为人知。1429年,热衷于搜集古书的意大利学者波焦·布拉乔利尼(Poggio Bracciolini)访问卡西诺修道院找到C本,将该抄本带到罗马进行迻录。目前学界掌握的包含有《论水道》内容的15世纪抄本共12种(含C本)。其中11种源于共同的祖本(α),α本为C本的一种抄本。B2为B本的修订本,来源不明,但可以确定并非源于α本。这些抄本关系如下图: 

  

  1484—1492年,莱图斯(Laetus)和苏庇西乌斯(Sulpicius)参照A抄本在罗马出版了《论水道》最早的印刷本。16—19世纪多种校勘本相继问世。其中质量较高的是波莱尼(Poleni)于1722年出版的校勘本。波莱尼以1513年乔昆都斯(Jocundus)的版本为基础,对照C本、U本和V本,并参考之前出版的多个版本。波莱尼的校勘原则是尽量遵从手稿不做修改。除了校勘之外,波莱尼增加了很多注释和说明性的材料,例如:他搜集有关水道的元首法令,收录前辈学者的注释,补充弗仑提努斯的生平资料,撰写序言,编辑索引。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波莱尼为了纠正抄本中的明显错误,在处理数据时往往修改数字。此外,在计算时,他使用的是米迪乌斯(Metius)圆周率。而弗仑提努斯使用的则是阿基米德的圆周率。1858年,布凯莱尔(Bücheler)在莱比锡出版的校勘本堪称权威。布凯莱尔指出C本是15世纪各抄本的祖本。他的校勘目标是尽可能保留祖本原貌。为达到这个目标,在编辑过程中,布凯莱尔取择混入原文的注释,将自己和其他校勘者所做的修改和补漏都清楚地标记出来,为后世提供了一个优良的版本。鲁道夫·兰奇安尼于1881年出版了《弗仑提努斯〈论水道〉注释》。此著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注释本。除校勘外,鲁道夫·兰奇安尼还将19世纪历史学家、碑铭学家和考古学家们研究水道的成果收录在书中。

  19世纪以来,《论水道》被翻译成英、德、法、意、西等多种语言。译本中较具代表性的是克莱门斯·赫斯凯乐(Clemens Herschel)《关于罗马城供水的两卷书》。赫斯凯乐是一名水利工程师,他认为古典学者们的注释本深奥难懂,希望出版一部适合普通读者的通俗读物。他前往卡西诺修道院,对C抄本进行拍照,并将这些珍贵照片收录其中。他还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实地考察罗马水道遗址,获得大量一手资料。这些成果体现在《关于罗马城供水的两卷书》的注释中。该译本文笔简洁流畅,可读性很强。1925年出版的洛布本便是据此版本修订而来。1997年,哈瑞(Harry B. Evans)出版《古罗马城水的分配》一书,其中有《论水道》的英译文,可供水道研究者参考。  

  二、《论水道》的内容及其可靠性  

  弗仑提努斯在《论水道》的开篇表明了自己的写作目的。他认为就任水务总监后,当务之急是了解工作内容,以免受到助手的欺瞒,因此,将对工作有所帮助的信息收集起来,写就此书。他希望这部著作对后人有所裨益。当然,他最主要的目的是为己所用。《论水道》的内容与弗仑提努斯提出的写作目的十分契合。全书共130节,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罗马城水道的基本情况,包括:序言(1—3节)、每条水道的历史(4—16节)、各条水道的海拔(17—22节)、输水管的尺寸(23—63节)。第二部分的内容偏重于水务,包括:每条水道的输送水量(64—76节)、各水道供应的水量(77—86节)、图拉真的水务改革(87—93节)、水道的管理与维护(94—130节)。 

  弗仑提努斯在撰述《论水道》时广泛收集材料。书中既有他实地考察测量获得的一手资料、奥古斯都时代留下的官方档案,也有继承前人的研究成果。身为罗马城的水利总监,弗仑提努斯可以接触、使用官方的水务档案,从而掌握罗马城水道与供水的一手资料。阿革里巴从公元前33年到公元前12年一直管理着罗马水务,曾编写过水务档案(commentarius)。这些资料流传后世,由水务管理人员不断增补。弗仑提努斯称之为“官方档案”(commentarii principum,直译为元首记录)。《论水道》中各条水道的输水量、供水量,水管的规格,水务相关的法令法规等信息显然都源于官方档案。此外,前辈学者的文献也是《论水道》重要的资料来源之一。例如,弗仑提努斯从编年史家芬埃斯特拉(Fenestella)的记载中,得知了马尔西亚水道进入卡皮托利山的复杂过程。他从法学家阿特乌斯·卡必多(Ateius Capito)的著作中了解到“用水须经监察官或市政官授权”的规定。他还征引政治家凯里乌斯·鲁弗斯(Caelius Rufus)的演说辞斥责偷水者。尽管《论水道》中只有三处注明了材料出处,但我们可以从弗仑提努斯的叙述中推测,他对编年史家、法学家的作品非常熟悉,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弗仑提努斯对待资料的态度非常严谨。在使用前人的记载时,他会认真地分析和比较。例如:在解释奎那里阿(quinaria)这个单位时,弗仑提努斯列举了阿革里巴和维特鲁威的观点。经过分析,他认为这两种观点均不合理,继而提出较为正确的解释。

  实地考察测量是弗仑提努斯获得资料的重要途径。这在《论水道》中有直接体现。弗仑提努斯说:“确认水道的实际供水量,是我最重要的职责所在。”在文中他多次提到:“我测量到……”“我的数据是正确的”。他测量出每条水道的实际流量和实际供水量,纠正原有官方档案存在的错误。弗仑提努斯掌握测量学和水力学知识,这能够保证此著作的“专业”水准。他曾在著作中介绍过亚历山大里亚数学学校教学的情况,尤其提到数学家希罗。弗仑提努斯还写作了一部关于测量技术的专著,不过已经遗失。学者们评论说:“在罗马的测绘技术史上,弗仑提努斯是一位先驱。在很长时期内,他的著作被奉为权威。”弗仑提努斯还具备丰富的水力学知识,他指出水位的高低、水流速度的快慢都会影响流量;水压会影响水流速度;在密闭的水管中,水头会影响流量。

  弗仑提努斯的资料来源权威,再加上他态度严谨,且本人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这些条件保证了他所记录信息的可靠性。现代考古学成果证明《论水道》中关于水道基本信息的记载大部分是准确的。迪恩(Deane R. Blackman)结合相关研究成果,并对现存四条水道进行测量,得出结论:弗仑提努斯记录的四条水道的长度,除了老阿尼奥水道的数据有误差外,其他几条的数据都是准确的。鲁道夫·兰奇安尼评价说:“弗仑提努斯的数据惊人地准确。”

  此外,学者们还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对《论水道》中水道流量的数据进行验证。弗仑提努斯记录了每条水道的输水量、供水量、分配到各处的水量。这些数据对于现代学者研究罗马城供水、罗马城市生活等问题意义重大。但是,在利用这些数据前,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弗仑提努斯所使用的单位是奎那里阿,能否将其换算为现代单位?弗仑提努斯的数据是否可信?奎那里阿是指5个直径为1/4一指宽(共计2.3厘米)的水管的供水能力。他如何测量水流速度?自20世纪初,注释家、历史学家、水力学家、工程技术学家便试图解决以上问题。有三位学者的研究成果具有重要意义:迪·费内奥(Di Fenizio)认为1奎那里阿是指直径为2.3厘米的水管在最低的水头之下每24小时的流量。最低水头确定为12厘米。根据公式Q=A2槡gh(A即水管的横截面积,h即水头),算得这种水管24小时的流量为40立方米。1907年5月,迪·费内奥测得维戈水道起点处的流量为每秒1222公升(弗仑提努斯记录,此水道的流量为2054奎那里阿,按照1奎那里阿相当于24小时40立方米换算,大约为每秒1175公升)。这说明迪·费内奥所推算的1奎那里阿为每天40立方米误差不大。1978年,迪恩发表了他对现存老阿尼奥、马尔西亚、克劳狄、新阿尼奥水道的考察报告。他的测量结果证明,弗仑提努斯和迪·费内奥的数据都十分可靠。特里沃·霍吉(A. Trevor Hodge)推测了弗仑提努斯的测量方法,并在渥太华大学的水力学实验室制造了一个模型,模拟出弗仑提努斯的测量过程。目前,学界已经达成一致:弗仑提努斯关于水道流量的数据真实可信。

  弗仑提努斯所用资料既有自己实地测量所得,亦有源于官方档案和前辈学者的内容。在使用后一类资料时,他具有质疑精神,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和检验。权威的资料来源和严谨的态度保证了《论水道》内容的可靠性。  

  三、《论水道》的史料价值  

  《论水道》是西方古典时代存留的唯一关于罗马水道的专著。它保留了帝国初期罗马城中9条水道的珍贵资料,其中不少史料在其他文献中已无法寻觅,堪称罗马水道研究者“必由之起点”。

  与弗仑提努斯同时代的维特鲁威、老普林尼等古典作家,虽然也对罗马水道有所记载,但他们在资料详细、数据丰富方面很难与弗仑提努斯相媲美。威特鲁威在论述罗马水道时侧重于介绍修造技术,而对水道的历史和风貌着墨不多,对水道的维护与管理、水的分配等主题亦未曾涉及。老普林尼的巨著《自然史》中有关罗马水道的篇幅不大,仅有三小节。他简要介绍了马尔西亚、维戈、克劳狄和新阿尼奥水道的修建过程,概述了阿革里巴在城市供水方面的贡献。他对水道的记载着力于宏观描述。水利技术和水务管理等细枝末节的问题,并非他的写作重点。弗仑提努斯与维特鲁威和普林尼不同,他的描述对象就是罗马水道。他列举了每条水道的名称,建造人,修建时间,水源,地下渠道、地基建筑、高架劵拱的长度,海拔,输入与输出的水量,分配到公共蓄水池、公共建筑和私人的水量。他提供了有关水管安装、水道维护与维修等方面的技术细节,并详细介绍了引水龙头(Calix)的安装、25种喷管的规格与供水能力。他还详述了水务管理的相关事宜,包括:水利总监的职责、权力,维护水道奴隶队的工作情况,如何应对水工们偷水敛财的伎俩,水道维修时应注意的事项。内容几乎涵盖了水道与水务管理的方方面面,可谓是详尽备至。对于这部著作,学者哈瑞如此评价:“我们必须认识到,这部著作是宝贵的资料库。它是我们所掌握最早、最原始和首要的史料。要想了解古代罗马城中水的分配情况,就必须利用它。”

  《论水道》不仅是研究水道的必备史料,同时也是研究罗马社会生活的重要参考资料。弗仑提努斯详细记录了城市中水的分配和用途、罗马人处理水务的方式。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可以得知罗马人的用水状况,并获悉古罗马社会的诸多历史信息。

  据弗仑提努斯记载,引入城市的水,分为三种用途:公共用水、以凯撒的名义使用的水和私人用水。罗马城市中配水比例如下:公共用水占总数的44.2%;以凯撒的名义供应的水,配水比例为总体的17.2%;私人用水占总数的38.6%。从用水量来说,公共用水所占比例最大。枯水期时,它们的供应顺序为公共用水〉元首用水〉私人用水。公共用水免费,私人用水要缴纳水费。这充分体现了先公后私的原则。同样,在建设和维修水道时,如果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处理原则仍然是公共利益优先于个人利益。例如:几乎所有的水道都经过私人的土地,当水道需要维修时,私人地产上的大道和小路皆需对维修者保持开放;维修工程所需物资就地取材,可从私人土地上取用。不过,在罗马社会中,有的时候是先公后私,有时则是先私后公,两者在相互平衡中共存。例如,罗马人的原则是个人财产至上。保护私有财产是罗马法律的基本内容之一,在罗马社会被视为天经地义。当修建水道需要征收私人的土地时,由国家付款买下整块土地,使用一部分后,将剩下的土地再次出售。政府和个人对于属于自己的土地都享有完整的物权。很少有强行征地的现象。维修水道时,如果从个人的地产上取用了物资,则由最诚信的人对其进行估价,国家予以补偿。这些措施都表明国家充分保护私人财产。罗马人处理水务的方式体现出他们在处理社会关系时的基本原则。弗仑提努斯的相关记载为我们研究帝国初期罗马社会生活提供了一手史料。

  《论水道》收录了不少有关供水和水道维护的法律法规。这些记录不仅保留了罗马法律的珍贵资料,还是关于罗马市政管理制度的重要记述。

  公元前11年,奥古斯都正式成立了水利监督公署,设立了水务总监一职。同年,元老院制订了一系列有关水务的条例。水道的管理逐渐正式化、法治化。弗仑提努斯长期担任要职,他对于罗马的法律法规十分熟悉。《论水道》收录了6段有关水务管理的元老院决议和2条保障用水安全的法律。这些法律法规涉及以下问题:私人用水权的获得、使用和转移;水利总监的权力与义务;如何管理城内和城市附近的公共喷泉;水道维修的费用来源、所用物资的取用原则;如何保护水道。罗马人对于水道的管理和维护以立法为基础,一切执行都以法律为准则,体现出罗马人以法治国的精神和政府市政管理的规范与高效。通过这些记载,我们可以了解罗马供水系统如何运行,描绘出水道日常管理、维护与维修的种种细节。弗仑提努斯的记录为研究帝国初期罗马城水道管理制度以及公共事务管理理念提供了重要的史料。

  由于传统文献的不足,我们对涅尔瓦的社会经济政策了解不多,常常无法区分他本人和继承者的政策。《论水道》详细记有涅尔瓦改善水务管理的具体措施。这些记载弥补了现有史料,使我们得以了解涅尔瓦在市政管理方面的贡献,从而对他进行全面、客观的评价。

  据弗仑提努斯记载,尽管政府制定了详备的法律法规,但偷水行为仍大量存在。对此,涅尔瓦加强管理,严禁偷水行为。他命令水利总监严格核查用水许可证。未持有元首授予的书面准许证者不得引水。即使有权使用者亦不得引用超过准许之量。他还要求水利总监保持十分警惕,防止一切欺骗行为,经常派人巡视,仔细计算和控制水的流量。在严格管理之下,供水量剧增,几乎翻了一番。同时,为更好满足人们对水的需求,水务部门科学配水,对只有一条输水道供水的城区,增设输水道。即使水道维护、或遭遇故障,也能保证该区居民正常用水。城中的蓄水池,无论新旧,都通过两条水管与不同水道相连,确保二者之一出现故障时,另一条仍可供水。涅尔瓦通过各种途径改善水质。他将各条水道的水分开,根据其品质安排不同用途,使物尽其用,并用改变水源的方式提升水质。此外,他还规范用水权管理,避免财政流失,售用水权所得钱款亦用之于民。

  弗仑提努斯极力支持涅尔瓦推行的水务改革。在文中,他多次称赞涅尔瓦为勤奋爱国的元首”之类,认为他“推行了颇具远见的措施”“他的这些举措效果显著”。同时,弗仑提努斯反复强调自己在改革中的贡献。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位勤勉、严谨、诚实、富有责任感的官员,着眼于公共利益,力纠时弊,积极推动着改革。《论水道》记录了涅尔瓦市政改革的具体措施与成效,表达了身为贵族的弗仑提努斯对此次改革的态度。这弥补了现有史料之不足,为此作品的重要价值之一。

  时至今日,弗仑提努斯已成为水道研究的代名词。20世纪70年代,德国学者成立名为弗仑提努斯研究学会(Frontinus Society)的学术团体,创办年刊《弗仑提努斯学会研究系列》(Schriftenreihe der Frontinus Gesellschaft),旨在鼓励更多学者研究古代水道和供水。弗仑提努斯《论水道》对水道研究的影响甚大,它对于罗马水道史、社会史、法律史研究的价值值得进一步发掘。

作者简介

姓名:张尧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