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协同创新中心
全面从严治党与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
2020年01月19日 11:13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龙静云 字号
关键词:全面从严治党;执政软实力;以人民为中心;法德共治

内容摘要: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软实力是指党实施的法德共治方略,党确立的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以及党的领袖人物和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的高尚道德对广大人民群众产生的巨大感召力、吸引力和凝聚力,也即吸引人民群众紧紧跟随的能力。全面从严治党的有效推进,为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既打下了坚实基础,又提供了制度保障,因而是提升党执政软实力的重要路径。

关键词:全面从严治党;执政软实力;以人民为中心;法德共治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软实力是指党实施的法德共治方略,党确立的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以及党的领袖人物和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的高尚道德对广大人民群众产生的巨大感召力、吸引力和凝聚力,也即吸引人民群众紧紧跟随的能力。全面从严治党的有效推进,为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既打下了坚实基础,又提供了制度保障,因而是提升党执政软实力的重要路径。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软实力中,法德共治的治国方略是主导要素,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根本要素,“为民服务”“权力制约”是关键要素,“公平正直”“诚实守信”“廉洁奉公”“责任担当”是基本要素,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的途径就是要紧紧抓住这几大要素展开。 

  作者简介:龙静云(1957- ),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文化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湖北 武汉 430079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我国道德领域突出问题治理研究”(13&ZD0037)的阶段性成果。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和习近平多次相关重要论述基础上,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聚焦全面从严治党这一主题,审议出台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告诫全党“要深刻认识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深刻认识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的尖锐性和严峻性,坚持问题导向,保持战略定力,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①。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的重要讲话中,习近平又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重整行装再出发,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开创全面从严治党新局面。”②可以相信,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党的建设必将开创又一新局面,党的执政软实力也必将因此而获得大大提升。

  一、从严治党的目的之一是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

  在现代民主政治条件下,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必须具备两种能力:一是依靠手中掌握的权力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并运用科学合理的决策和高超的领导艺术与管理策略,来实现对组织的有效管理,进而推进组织的发展和进步的能力;二是以自身优秀的道德素养和高尚的道德操守来动员、感染和凝聚组织成员,实现组织的良性运行并顺利达成组织预期目标的能力。前者被称为“权力影响力”,后者可称之为“非权力影响力”或“道德影响力”。权力的行使和运行既离不开权力影响力,也离不开非权力影响力,非权力影响力在维系权力影响力和组织运转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从政治伦理的视角看,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也包括上述两方面的基本内涵,其中,前者是由执政党执掌领导和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力而产生,后者是由执政党的治国方略路线方针政策,以及执政党的领袖人物和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为人民利益献身的高尚情怀和公正廉洁的政治操守而产生,其实质就是执政党的“执政软实力”。古希腊著名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说过:“所有共同体都是为着某种善而建立的(因为人的一切行为都是为着他们所认为的善),很显然,由于所有共同体都在追求某种善,因而,所有共同体中最崇高、最有权威并且包含了一切其他共同体的共同体,所追求的一定是至善。”③这里明确指出了政治共同体的目的之一是追求“至善”。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也是一个共同体,其存在的价值和目的之一当然也是为了追求“至善”。对于执政党而言,要使自己对“至善”的价值追求变成全体民众共同的价值追求,特别需要执政党以自身的先进道德为人民大众提供示范和榜样。

  从历史的维度看,儒家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提出治国要“为政以德”“德威并重”,但重点是以德治国,即建构完备的“礼”(包括制度、法规和礼仪),来规范和约束人的行为,同时注重对民众进行道德教化,以“绝恶于未萌,起教于微眇”④。这就是孔子说的“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不仅如此,孔子特别强调为政者要以高尚的道德为民众做出榜样,从而吸引人民大众紧紧跟随。“为政以德,比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⑤由此可见,以德治国就是要特别重视执政掌权者的高尚道德,这是社会道德的风向标,它能够引领人民大众明善恶,知荣辱,修德行,成教化,美风俗,由此对维系执政权力发挥重大作用。孟子也把统治手段分为“霸道”和“王道”,认为前者凭借的是专政和镇压等武力手段,后者依赖的是道德说服和示范影响等手段。后者有时候比前者更为重要。“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故国君践行仁德,老百姓就会“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以致民心归服,“天下无敌”。而天子不讲仁德和践踏百姓的后果必定是政权的灰飞烟灭。“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⑥这说明,是否实行“王道”是得天下或失天下的重要因素。从孔、孟的上述论述来看,他们所言的以德治国(简称德治)和为政者的良好道德及其影响力,与本文所讲的执政党的执政软实力具有密切联系。

  研究软实力的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指出:“政党也有自己的软实力。我1990年提出软实力概念,但实际上,中国古代的孔子、老子就已经论述过有关思想,尽管他们没有用软实力这个术语……国家、政党、公司以及个人都有自己的软实力。”⑦正因如此,古往今来,儒家所倡导的德治一直被历代帝王推崇备至,并被视为其执政权力“合法性”的来源之一,也是他们获得民心拥戴、维护统治的重要举措。

  然而,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传统德治作为执政者治国理政的主要手段在实践中固然取得了某些成效,但总体效果并不理想。究其原因在于:首先,传统德治(尤其是“礼”所体现的道德规则)是以专制制度的封建社会为背景,因而具有现代民主社会不可接受的不平等性质,普遍存在的君臣、父子、男女、“君子”“小人”“劳心者”“劳力者”的身份尊卑和责任差异以及对他们实施不同的道德教化,是这种不平等的具体体现,这些不平等很难获得普通民众的心理认同,人民只是出于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恐惧而不得不予以遵守。其次,传统德治中“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的原则鲜明体现了中国德法并重、“德主刑辅”的主旨,“德法并重”中的“法”自帝王出,更不是一套以宪法为核心的完整法律体系,而是单一的“刑”并以“罚”来对社会进行治理,这种单一的“法”不可能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和民众的全部行为发挥引导、规范和调节作用,“法”的作用十分有限。由于没有完整的法律体系和法律不具有权威性,主要依靠所谓德治必然使德治的效用大打折扣。第三,传统德治是一种道德魅力型的所谓“圣王”权威之治,民主元素极度匮乏,因而不可能从保障普通民众的权利视角考虑德治的可行模式,而“刑不上大夫”作为封建制度确认的一个规则,使得社会没有建构起对权力的完整制约机制,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为政者的高尚德操和公平正义在事实上也只不过是普通百姓和文人雅士的一厢情愿而已,德治最终不得不落入“人治”的窠臼。

  毋庸置疑,中国共产党所强调的以德治国,一方面是对传统德治合理因素的继承和发展,另一方面又充分注入了平等、法治、民主、公正等现代元素。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所信奉的德治是社会主义民主和法治背景下的现代德治。在现代德治中,党的执政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党的执政宗旨是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谋福祉。使人民平等地、民主地参与和决定国家的政治及公共事务,其目的就是为了保障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过上美好幸福生活的权利。不仅如此,现代德治从“治”的方面来说,由于有民主和法治精神的主导,公正的良法为治国的最高权威,人民群众是法治的主体,也是德治的主体,执政党和人民政府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权力,同时接受人民的监督制约,因而它特别与专制、特权相对立,有效避免了传统德治有可能滑入“人治”的危险。不仅如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代德治是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与道德观为思想和理论指南,是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武装和掌握群众的德治;是中国共产党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和道德世界,赢得广大人民群众信赖和拥护的德治;是通过广泛的政治美德教育和公民美德教育,一方面打造一支具有高尚德操、为人民服务的官员队伍,党的先锋模范作用得到有效发挥,另一方面塑造出有着良好品德和较强自治能力的公民,由此使整个社会关系和社会风气不断改善和优化的德治。而所有这些,都是现代德治远远超越传统德治,成为传统德治所不能,并使现代德治成为中国共产党执政软实力的重要来源之一。

  诚然,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软实力是在长期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逐步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为全体人民谋利益,为中华民族图复兴。在长期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共产党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并建立新中国,这就为党取得执政地位和形成执政软实力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赢得执政权力以后,中国共产党根据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要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完成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党的八大制定了全面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纲领,提出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的任务。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深刻总结了执政以来的经验和教训,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深刻教训,把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并作出我国经济建设分“三步走”的战略部署,提出到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党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能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能力、应对国际局势和处理国际事务等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显著增强。对此,约瑟夫·奈给予充分肯定,他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在经济管理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这是中国共产党软实力和合法性的重要来源。”“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外都已经有了强大的软实力。中国共产党的软实力是这个政党本身的吸引力和凝聚力,是吸引党员和群众自愿跟随的能力。”⑧

  然而,任何事物都具有一体两面性,党的执政软实力亦如此。也就是说,党的执政软实力形成以后也会因条件的变化而面临挑战,如何维护、巩固和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是新时代党所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正像党的十八大报告所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党面临着“长期执政、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和外部环境”四大考验以及“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和消极腐败”四大危险。《准则》亦指出:“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状况总体是好的。同时,一个时期以来,党内政治生活中也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这些问题集中概括为理想信念不坚定、脱离群众、弄虚作假、滥用权力、腐化堕落、结党营私等等。“这些问题,严重侵蚀党的思想道德基础,严重破坏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严重损害党内政治生态和党的形象,严重影响党和人民事业发展。”正因为如此,党中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并在原有相关规定的基础上出台《准则》和《条例》两个文件,恰恰是党深刻认识党在执政实践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及其严重后果,科学把握民心向背和历史发展规律而做出的重大举措,目的是实现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巩固和提升党的执政软实力,“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作者简介

姓名:龙静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